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线 >

VR有泡沫 创业者的生存之道在哪儿?

2016年被视为“VR元年”,大量开发者、创业公司涌入VR行业,但从下半年开始,受限于硬件不成熟,内容延续性难以保证等因素制约,VR市场开始预冷。现阶段,由于盈利模式不清、半数VR企业亏损,这一新兴市场难逃VR泡沫冲击。

2016年被视为“VR元年”,大量开发者、创业公司涌入VR行业,但从下半年开始,受限于硬件不成熟,内容延续性难以保证等因素制约,VR市场开始预冷。现阶段,由于盈利模式不清、半数VR企业亏损,这一新兴市场难逃VR泡沫冲击。

58dc71a22ae22.jpg

中国商务部前部长陈德铭在博鳌论坛上说,“VR市场里有一些泡沫,需要经历市场的优胜劣汰,让一些泡沫破掉,让质量更好的VR企业走上去。”那么从现阶段来看,什么类型的VR企业可能在这波泡沫中出局呢?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裁员、倒闭风波可成为参考。

哪些VR企业容易倒下?

有投资者称,当你观察一家公司是否有价值的时候,要么看他们的盈利能力,要么就是他们有很深的知识积累,能让他们在长期竞争中占得优势。而如果是投资早期项目(比如目前的VR市场),判断标准包括:市场机遇、团队和产品。

58dc71a8cbdc6.jpg

从去年开始的裁员、倒闭风波来看,许多VR团队缺乏实质上的突破,如国内的暴风魔镜、米多娱乐、乐视VR,国外的Vrideo等,或缺乏足够有吸引力的技术,或缺乏吸引用户重返平台的诱惑内容,最终难逃资金缺乏窘境,走向裁员或破产之路。

另一方面,管理团队也不容忽视。以完美幻境为例,这家公司很早进入了全景相机行业,并获得英特尔等机构的投资。但由于定位模糊(不愿放弃专业市场,又想打消费者主意)、竞争加剧(诺基亚、Facebook、Jaunt等入局)造成融资受阻等因素,最终难逃失败。

VR企业该如何活下来?

如今的VR泡沫让我们联想到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在欧美多个国家股市,与科技及新兴互联网相关企业股价高速上升,随后蔓延至亚洲相关股市乃至中国股市。在泡沫消退后,许多网络公司把风资金烧光后停止交易,许多甚至还没有盈利过。

58dc71b0a8228.jpg

据说当时最煽情的说法是,一个碗上写着.com的乞丐都能拿到上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这与上半年众多创业者涌入VR产业,并轻松拿到融资何其相似。在资本渐趋理性,VR告别“野蛮生长”进入洗牌期的现在,那些从互联网泡沫中活下来,且成功做大的企业值得VR从业者借鉴和学习。

阿里巴巴这家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就经历了互联网泡沫洗礼。据说马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直觉,觉得互联网将改变世界。1995年,马云邀请了24个朋友,想了解做外贸人对互联网的需求,最后其中23个人说算了吧,只有一个人说你可以试试看,不行赶紧逃回来。但马云思考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决定还是干,“哪怕24个人全反对我也要干。”

58dc71b97d76e.jpg

马云最早涉足的互联网产品是“中国黄页”,被很多人视为“骗子”。1997年底,中国黄页实现盈利,但是和杭州电信合作后双方产生分歧,让马云决定放弃网站。也正是这一年,马云开始接触到外经贸业务,做B2B网站的想法开始逐步成熟。1999年,马云成立了阿里巴巴,先后获得高盛牵头的500万美元融资,以及软银孙正义的2000万美元融资。

如此对比来看,HTC对VR的押宝,与马云的经历非常相似——虽说VR市场有些泡沫,但对HTC来说,VR代表着未来,有望改变世界。这家公司最近出售了位于上海的手机制造商,将所得款项用于VR投资;HTC还强调生态体验重要性,并通过软硬件结合,布局VR市场。董事长王雪红认为,VR应用端市场的爆发将在两年后到来,“所以我们要赶快布局。”

58dc71c172809.jpg

同样值得借鉴的还有搜索巨头Google,该公司创始人之一的布林把互联网视为通往未来的必经之路。1998年,佩奇和布林向Sun联合创始人Andy Bechtolsheim演示了一项新型互联网搜索技术,成功获得10万美元投资。同年9月,Google正式成立。佩奇1999年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表示,今后的追赶目标是雅虎等互联网企业。

Google的成功来源于创新,在Google创建之时,业界对互联网搜索的理解是:某个关键词在一个文档中出现的频率越高,该文档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列位置就要越显著。而布林则认为,决定文档在搜索结果中排列位置的因素是一个文档在其它网页中出现的频率和这些网页的可信度,网页在受众中的知名度和质量是决定性因素。

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Google之所以如此简洁,是因为两位创始人都不懂HTML技术。在很长一段时间,用户只能通过点击回车键进行搜索(它上面连“提交”按钮都没有)。但凭借创新技术,Google度过了互联网泡沫,并达到了佩奇和布林也没能预料的高度。

活下去就有机会成巨头?

当然,即使有创新理念和技术,创业之初也是非常艰难的。许多创始人曾有过卖掉公司念头,却因无人接手等原因告吹,最终才有了后来的商业巨头。这其中最出名的非马化腾想100万贱卖QQ莫属了。1998年,马化腾开发出第一个中国版ICQ-QICQ,即QQ前身。1999年,腾讯即时通信服务开通,而到了2000年,QQ注册用户数突破千万。

58dc71c933652.jpg

但由于2000年的互联网严冬,缺乏变现方法的腾讯处境艰难,让马化腾想卖掉QQ保证公司活下去。有意思的是,马化腾计划以100万人民币将QQ转让,却被认为开价过高没能找到合适的买家,最终马化腾决定留下QQ,自己养大。看看腾讯如今突破2万亿港元的市值,如果能回到过去,恐怕有买家想几百万买QQ,马化腾也不会为之心动了吧。

其它创始人想卖公司的案例,还包括丁磊“三次卖网易”、1999年Google想100万美元卖身,以及扎克伯格早期想卖Facebook等等。而这些卖不掉公司的崛起,或许可成为VR行业中艰难创业者的“慰藉”:活下去就有成为巨头的机会。

附加服务提升VR价值

虽然VR行业尚不成熟,但已经渗透到教育、游戏、电影、房地产等产业。以去年为例,VR线下体验店可谓火遍了全中国,但众多创业者扎堆VR线下体验店,也造成了后来众多生意人逃离线下体验店模式。

58dc71eab0009.jpg

去年国内VR线下体验店的数量超过了3000家,但许多商家都是采用低端的VR蛋椅为主,而且缺乏具有吸引力的VR内容,难以获取回头客。另一方面,众多VR线下体验店的内容同质化严重,甚至很多游戏就是Demo,造成的VR体验也不是太好。

此外,VR线下体验店不仅缺乏好的盈利模式,还可能面临硬件更迭、多家线下体验店聚集到同一商圈,从而造成经营者不赚钱的状况。但我们也看到,一些团队通过VR+轻餐饮,或是VR与电影院相结合的方式,获得了相对较好效果。这也告诉我们,VR从业者除了技术和内容体验外,还可以通过附加服务来提升吸引力。

目前来看,如果一家公司只想凭借炒概念获取资金(如昙花一现的各种VR盒子),无法给用户创造实际价值,又或者过早进入市场,无法等待到产业成熟(比如微软在平板市场爆发十年前推出Tablet PC),都会难逃失败结局。小编希望,创业者能对自己的优势、用户或市场需求有深刻思考,从而能带领自己的团队度过VR泡沫。

http://www.citicfunds.com/vnyot/